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晓的博客

中国体改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日志

 
 

对徐工并购案争论的经济学思考  

2006-08-22 15:3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美国知名投资基金凯雷拟出资20亿元收购徐工机械82%的股权,却遭到湖南三一重工执行总裁向文波的公开指责。

  一是指责徐工2被贱卖。二是指责徐工的并购对民营企业和国内企业不公。向文波称:三一有意并购徐工,但连价格都还没谈,就受到了明确拒绝,这说明徐工集团改制在经营层的强力主导下,明确排斥“内资”。三是指责徐工的并购可能损害中国经济安全。

  向文波并提出三个方面的问题供社会讨论:

  1 . 如何认识国家的经济安全和产业安全?如何在国有企业的改制、重组和并购中兼顾国家的产业安全和经济安全?

  2 . 如何保护和培养中国拥有全球竞争优势的产业,做大做强民族企业,将中国建成一个创新型国家?

  3 . 从产权交易层面如何建立规范的国有资产交易程序,确保国家利益不受损害?

  并购市场的非成熟性

  向文波提出的上述三大问题显然是存在的,也是值得重视的。

  然而,上述三大问题在经济学界以及政策界都还存在着重大争议。我这里提出一个有关“成熟市场”的分析框架来统一看待上述问题。

  众所周知,成熟的市场一定包括三个层面:

  第一, 要有清晰的产权界定;

  第二, 要有公正的游戏规则或者说交易规则;

  第三, 要有必要的政府监管。

  如果这三项中缺一项,那么市场就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以这样的角度来看徐工并购的争论,我们就会发现:关键在于中国当前并购市场的非成熟性上。

  第一,徐工的产权属谁?谁有权力决定卖徐工?以什么样的价格来卖?显然,如果徐工是一个民营企业,问题就非常简单,外人根本没有资格说三道四。举个极端的例子,一个老太太将家传的“清明上河图”换了两个鸡蛋,你指责她贱卖,有道理吗?没有,因为老太太乐意(当然,在另一些情况下,你或许可以告她倾销)。可问题在于,徐工是国有企业。主导徐工并购的一定是徐工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徐工的高管、地方国资委、国务院国资委、徐工的员工乃至徐工的同行。

  第二,徐工被外资并购究竟应该在什么样的游戏规则或交易规则下进行,显然这在目前也是一个扯不清的问题。国资委尽管出台了诸多国有企业改制的规范文件,关于国有企业改制的一种特殊方式——并购,尤其是外资并购,显然还没有建立起清晰而规范的章程来。

  第三,在外资并购方面,什么是必要的政府监管,什么是政府多管闲事?很显然,就更是一团乱麻,因为政府以前甚至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甚至于到底哪些是涉及经济安全与产业安全居然也是糊涂账。

  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

  虽然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初步市场经济的国家,但是,产权不清、规则不全、监管不善,仍然是制约中国市场经济发挥、资源充分配置效果的三个主导方面。

  过去,中国市场化改革比较注重价格的放开以及产权变革,却不太注重交易规则的健全以及政府监管的完善。这是因为中国的改革受到了新制度学派的影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制度经济学大家科斯就明确指出:交易高于产权也高于规则,因为交易过程中可以逐渐地明晰产权以及完善规则。无疑,科斯的话是对的。

  但是,另外一方面,交易如果要保证公平与效率,那么产权、规则也都是重要的。尤其是当有关交易的争论纷纷,乃至使得交易无法进行下去的时候,改革者将不得不停下来重新思考产权变革与交易规则的完善问题。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的改革是越来越进入深水区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