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晓的博客

中国体改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日志

 
 

赵晓:有一种发展建设伦理叫谦卑  

2007-05-09 09:1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晓

    我们整个民族、国家,在发展心态、建设伦理上的最大问题,就是太浮躁,太以自我、以这一代人的利益为中心,全部发展心思就是快,经济建设就是越快越好,造成许多严重问题。在别国,环境保护是既定、长期、稳定的政策,但在我国,它变成了短期的宏观调控手段。

  在上月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为呼应“创新与可持续发展”的主题,部分房产业代表举行了一个“房地产业的绿色议程” 分论坛,任志强、冯伦的发言都把绿色房地产业搞不好的关键的责任算在政策环境上。我同意他们的判断。的确,当我们发现整个中国房地产的绿色都有了问题的时候,的确应该从政策上、从制度上去找原因,这肯定是最根本的。

  但我还想再进一步追问,为什么房地产业的绿色问题提得多了呢?当然有它的政策背景。一开始,比如政府希望房地产发展快一些,用房地产来拉动经济的时候,是很少提绿色两个字的。现在实际上政府是希望经济能够降温,房地产发展得慢一点。不仅房地产,其他的投资项目也能够降点温,所以政府把环境保护当成了一个宏观调控的手段。在别的国家,环境保护是一个既定、长期、稳定的政策,但是在我国,它变成了一个短期的宏观调控手段,需要紧的时候就把绳子拉紧,所以很多项目都因为环保给叫停了。当然这个时候房地产的绿色问题等等就都提出来了。但是,这就让人怀疑,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是否真有诚意。如果是希望经济降温,希望房地产不要过热,就把环境保护当成一个手段,把绿色当成一个杠杆,这是有点短视的。

  如果我们真要追求环保、绿色,那么应该先看看世界上绿色做得最好的国家的经验。然后,我们会发现,所有绿色搞得好的地方都是产权解决得比较好的国家。有道是“有恒产者有恒心”,他们无论是搞建设,建房子,都会尽量做到绿色,都很会注意对自然环境本身的保护。中国过去讲绿色但没有落实好产权,许多植树造林活动纯粹是响应政府号召,但是树的成活率较低,否则这么多年的植树造林运动,全国早就变成一片绿色了,也用不着现在再来谈房地产建设的绿色。这些年,在西北,在延安那些地方,因为土地实在太荒芜,结果有些土地承包,把期限改到了70年或者多少年,然后人们发现,在那个地方种的树,90%都成活,荒山开始变成绿色了。所以我们可以想到,房地产业要绿色,会牵涉到一些最根本的问题比如产权、政策,如果这些问题没有突破,要想像国外那样做到绿色就很难。这的确是根本的问题。

  除此之外,把矛头对准政府还不够,还要把矛头对准自己。可能我们每个人都有些问题,我们整个民族、国家,在发展心态上,在建设伦理上可能都有些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都太浮躁,都太以自我为中心,以这一代人的利益为中心,全部发展的心思就是快,经济建设就是越快越好。我们建一个五星级宾馆恨不得30天就建完,第31天就营业,然后呢,第32天就漏水,再过几年就得炸掉了。如此萝卜快了不洗泥的建设,绿色从何谈起!

  二十多年浮躁、贪快心态下的发展造成许多严重的问题。比如中国的经济增长是全世界最快的,连续26年,基本上是每年GDP以10%的速度增长。但是看看现在的老百姓收入才多高呢?人均收入不到2000美元。韩国当初只用了20年时间,人均收入从几十美元增长到4000美元,说明人家的实际成效、增长质量比我们好得多。可以说其他国家和地区,包括日本、四小龙在内,经济增长速度没有我们快,但是人均收入增长比我们好。

  还是拿建房子来打比方。我们建这个房子的时候算一道GDP,窗户也做好了,地下水泥也铺了,统统计入GDP,但是等到有人买了房子再住进去的时候,他会把窗户全部打掉,水泥也刮掉,然后又算一道GDP,再加上 装修这些统统都算入GDP。过两年后,这个房子不行了,或者干脆这个地方政府说要拆迁,要征用,把房子拆掉吧,再算一道GDP,然后是再建新房,又是一道GDP。GDP增长倒是挺快的,但是真正的福利落实到人均收入上没有多少。你看欧洲人,多少年前的小楼至今还住人。可是,温州人上世纪80年代的小洋楼到90年代就得拆了,90年代的小洋楼现在又不行了,浮躁了一些吧。

  一个好迹象是,政府现在提出了“又好又快”的发展。过去是强调快,但是现在很明确的说是又好又快,把好第一次提到快的前面,并且强调要用环保、用绿色的理念来发展,还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的思想,开始有长期打算。相比之下,全社会浮躁的心态要转变恐怕还更难一些。

  我还特别想提出一个建设的伦理问题。全世界绿色建设最好的是瑞士,除了政策制度比较完善之外,瑞士还有非常成熟的经济伦理,其中有一点叫“谦卑”。瑞士人对大自然很谦卑,他们不去破坏环境和生态。瑞士人对前人很谦卑,他们不去破坏传统,而是在旧的基础上建设新的。瑞士人对周边的人很谦卑,建房子不仅要获得政策、法律的许可,还要问一下周边邻居,我这样建是不是可以,会不会破坏这个社区的协调。另外,瑞士人对后人也很谦卑,他们建的建筑总是注意给后人的发展留有余地。我们看欧洲的电影,有很多的城市下水道,现代人需要的所有的管道都可以铺设在那里,包括电缆,包括宽带。而中国城市建设却总忽视给后人留发展空间,房子只管建起来就是,过两天需要铺管道时,再把马路挖开,如此这般。我们对大自然也是不谦卑的,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甚至还梦想过“人定胜天”,不断地破坏大自然,哪有绿色可言?我们对前人也不谦卑,过去是“破四旧”。现在这二十多年,我们又用高技术手段稀里哗啦地把前人的东西都破坏掉了,从历史保护来讲,可能又是一次大的浩劫。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