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晓的博客

中国体改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日志

 
 

从胡、温新型执政理念看“新中华文化”及中国有十字架的变革(三)   

2010-04-02 02:5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中国大国崛起的最大障碍:心灵、价值观障碍

 

中国的改革与发展,正遭遇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拦阻,甚至面临许多严峻的挑战。如在本届政协会议上就有委员尖锐地批评,现在新形成的某些以国字号企业为主的利益集团,他们已成为阻碍改革和影响社会公正的消极力量。这些利益集团构成了阻碍中国继续改革和发展的“极右”势力。另一方面,普通民众因为没有得到改革的好处,没有分享到中国经济的繁荣,则提出“让改革的车停下来,我要下车”,这些人群可能成为阻碍中国继续改革与发展的“极左”势力。

 

体制障碍、利益集团、社会断裂,这一切的背后,还是人心的问题。诚如耶稣在圣经中讲到的:“入口的不能污秽人,出口的乃能污秽人。”(马太福音5:11)。真正影响中国社会稳定的,其实不是贫富差距,而是不能接受贫富现状的心,以及不能容忍分配不公而产生的仇恨之心。真正造成社会不公的,也不是体制落后,乃是贪婪之心,贪婪让改革变形,让国企变成私人的钱罐,让扩张性宏观调控政策变成又一轮瓜分狂潮。仇恨、贪婪以及诡诈、谎言,都是存在于人内心的顽石,是阻碍中国社会资本积累,进而产生摩擦成本的原始力量。

 

也许在中国人看来,忏悔似乎只应属于德国人,日本人,而与崇尚厚德载物的中国人扯不上干系。可是,当我们回想那5000年厚重文明的历史背后,也有着无数辛酸的血泪和杀戮,甚至根本不用去回想5000年,只要回想文革中失去理性的疯狂,以及当我们目睹有毒奶粉事件和地沟油事件时,难道中国人还不需要反省和悔改吗?一个无可回避的事实是:我们既是受伤者,也是伤害者,我们需要重建中华文明的道德与信仰基础。“所有文明的消亡都是自杀,而非他杀(汤因比语)”。显然,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则必受其害。正如圣经所说:“耶稣说,你们以为这些加利利人比众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遭受这害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加福音13:1-5)

 

历史上,当犹太先知代表上帝责备以色列民族背离上帝真理的时候,君王若醒悟过来,就会带来国民披麻蒙灰,在上帝面前痛悔认罪,以此求得上帝的赦免。在中国历史上,若是天遇大旱,君王也会警省,以为是获罪于天,而祭天认罪。其实人们真正该悔改的对象,是上帝;人们最大的罪也不是得罪了人,乃是不认识更不敬畏上帝。

 

建造以前,必先拆毁;重生以前,必须悔改。没有人生命的变革与再生,就不可能有社会真正的重生。当耶稣开始传道时开口讲的第一句话就是:“天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 有人这样讲:“一个不思考的民族是无望的,一个只思考不悔改的民族是无救的。”我们的民族,是否仍具有清醒的思考和反省能力呢?是否有真诚的悔改呢?这决定着未来新中华文化构建的力度、广度和速度。

 

 

三、未来中国变革与发展的展望-有十字架的变革之路

 

温总理说:“今后几年,道路依然不平坦,甚至充满荆棘,但是我们应该记住这样一条古训:行百里者半九十。不可有任何松懈、麻痹和动摇。……但同时我们要坚定信心,华山再高,顶有过路。解决困难唯一的办法、出路和希望在于我们自己的努力。”

 

温总理无疑清晰地看到了未来中国改革与发展之路的艰辛和困难,困难之大,犹如华山之艰,然而仍有出路。中国的出路,便在于继续推进有十字架的变革之路,将传统优秀文化与基督信仰相融合,形成更加伟大的“新中华文化”。如此,中国的未来将是光明的,因为与上帝同行,走公义之路的,上帝必大大祝福!

 

1.   有十字架的变革vs.无十字架的变革

 

我们可以将人类的变革分为两种,一种是有十字架的变革,一种是没有十字架。

 

①.    什么是“有十字架的变革”?

“有十字架的变革”指的是以基督信仰作为核心理念或者受到基督信仰的影响,特别是博爱精神与契约精神的融入的变革。“有十字架的变革”带来全新的经济改革,也带来全新的社会和政治变革,带来现代文明和真正意义上的公民社会。公民社会的基础则是有契约精神和博爱精神的新的社会群体。

 

②.    什么是“无十字架的变革”? 

 

“无十字架的变革”则是指没有基督信仰为基石的改革之路。显然,无十字架的变革在世界上比比皆是,中国几千年的变革也都是无十字架的变革,因此,尽管不断变革,却普遍没有导引出现代文明,既缺乏市场经济这样的伟大经济变革,更没有现代政府治理结构所导致的长治久安。我们看到,几千年的中国不缺乏盛世,所缺乏的是持续的发展、和平的变革,需要跳出的是“历史的周期律(复兴与震荡的周期)”。

 

 

2.   中国要走有十字架的变革之路

 

①.   通过传统中华优秀文化与基督信仰的融合构建中国新文化

 

博大、宽容,兼收并蓄,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是中华民族得以不断进步的强大动力,也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核心。中华民族最重要的不是某种具体的文化,而是这种强健有为、吐故纳新的伟大精神。历史上任何的文化,假如步入固步自封、夜郎自大的地步,一定会步入衰亡。而中华文明作为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需要在持守自我身份的同时,吸纳普适文明(或温总理称的共同文明)的成果,在持守中吸纳新的启迪,在更新中建立新的自我。

 

当前,国人已普遍意识到中国传统文化若再不发扬、继承,将面临衰落的危险。

可是如何让我们5000悠久的文化焕发出新的青春和活力呢?几乎可以断定的是,简单的继承和捍卫绝没有出路。因为文明,也如同一个生命,必须在不断的更新中或得其生命力。

 

中华文化与基督信仰的融合,甚至某种程度上的基督化,是新中华文化生成的必然方向。有十字架的变革,正是要让上帝的道路、真理和生命来更新和提升我们中华文化,从而构建出“新中华文化”,一个即能扎根中华血脉和历史传承,又能承载上帝启示的文化。

 

这个新文化即“信望爱”的文化,其特征应该有:

 

·         有义-因信实而获公义

·         有情-因爱而有真情

·         有望-因天国而有盼望

 

中国文化,需要注入因信仰而获公义的神本元素,来更新因修身而成圣的人本思想。人因信而称义,因感恩而转化,因使命而努力!

 

中国文化也需要注入恩典之爱的元素,来超越血缘之爱,阶级之爱,因果之爱。恩典产生感恩,产生谦卑,产生真正的接纳。

 

中国文化还需要注入永恒盼望的元素,以天国的视野来重建以放弃的理想和盼望,来点燃生命的热情。

 

这里需要澄清一个疑虑:有人或会质疑:这是不是中国文化的“西化”吗?

 

当然不是。这里需要澄清的是,基督教的启示最早源自东方,其实是上帝之道藉东方文明而呈现的,是上帝之道在希伯来文明中的呈现。强调上帝之道的希伯来文明真正影响西方文明,则是自公元四世纪才被以罗马文化为代表的西方文明所广泛接受,进而深刻地影响了整个西方的历史。大概是由于基督教文明对西方的影响太深刻,以至许多人误以为基督教文明即西方文明。其实圣经中的文化背景主要是在东方文化处境下展开,并且在当今世界上,非西方的发展中国家的基督徒人数早已超过了西方发达国家,可以说是正呈现出越来越非西方化的趋势。在中国的许多地区,基督徒已经延续长达5-6代之久,早已成为中国文化土壤中的一部分。另外,就算是西方文化,只要于我发展有利,也同样可以为我所用。若按“凡西则拒”的简单逻辑推理,那么当我们吸纳马克思共产主义理念的时候,是否也犯了“西化”的忌讳呢?

其实,真理是超越文化和种群的,是全人类共享的。我们决不会因为万有引力定律是牛顿发明的而排斥,我们不会因为是西药而拒绝治疗,我们甚至也不会因为尊重产权是西方首倡而断然加以否定,那我们当然也不应该因基督信仰不是源自中国而加以否定或鄙弃。邓小平说得好,发展才是硬道理,不管中药西药,能治好病才是硬道理。中国文化,最伟大之处恰恰就在于它能不僵化、不守旧,而总是能够吸收世界上最优秀的文明来丰富自己、发展自己。

 

②.   从律法启示与契约精神构建中国商业和政治等游戏的新规则

 

在近些年的改革与发展进程中,中国的商业、法律、教育、医疗等诸多领域也出现了不少问题。尤为突出的,是商业伦理的弱化甚至缺失。当然,在历史上,在许多的国家和民族处于社会转型期时,由于体制、机制都在发生重大的变革,旧的已经拆毁,新的尚未确立或完善,也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一般来说,若仅仅是体制方面的转化,但尚存在着稳定、强大的价值观、信仰体系的约束,问题就不会过于尖锐;然而,当信仰、文化层面连同制度、体制层面同时经历深刻变革的时候,其挑战将是深刻而严重的。

 

中国的改革,需要在旧的文化和机制上重建新的文化、新的规则、新的体制。而这一切的基石,都来自于契约伦理的重建。信任,是一切社会文明和经济活动的基础。心理学家会认为信任来自心理活动;社会学家将信任关联于社会因素、体制和规则;经济学家则以利害得失权衡来确定信任的可能。这些思考的维度与信任都有相关,然而信任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基础,那就是“契约精神”或者说“契约伦理”,这正是“规则文明”的基础。无论是现代市场文明还是现代政治文明,其本质上是规则文明。

 

当我们回顾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我们会发现奠定现代西方社会基础的法理精神和契约精神正是源自基督教文明。在《圣经》中,有一种中国人迄今不太熟悉,难以置信的独特的信任,那就是基于上帝与人类所立的神圣的契约。

 

a.       契约精神


《圣经》旧约中 “立约”随处可见,不仅人与人之间立约,而且上帝亲自与人立约。也就是说,契约的甲方是独一的、至高无上的神;契约的乙方是亚伯兰及其家族。内容包括:若亚伯兰及其后代尊耶和华上帝为独一的真神,顺服他的旨意,上帝则将应许将迦南地赐他为业,并将大大祝福他的后代子孙;若亚伯兰及其后代离弃上帝,则会遭遇审判。

 

在人类历史上,上帝与以色列人立约的这个行为是一个全新的信仰经历:神竟然与人主动立约!神与人的关系第一次具有了合同关系,彼此都要承诺承担责任和义务。这个事件深深地影响到了以色列民族的文化和历史。

 

正是这个约,成为犹太人特别是犹太商人契约精神与契约传统的起源。日后犹太人立约的内容从人与万物的存亡祸福、到人间统治者的确立、直至婚姻的确立与日常的买卖借贷,无所不包。同时,重大的立约行为还必然伴以庄严的仪式以及必要的证据。希伯来-基督文明不仅仅是重视立约,更强调履约。无论是普通民众、国家君王、还是上帝本身,均须接受契约的约束,严格按照契约办事。犹太商人一旦和谁定了契约,即便赔个倾家荡产也要履约,因为在犹太商人那边,他不仅是和人立约,了首先是已和上帝有约,因而违背对方就是违背上帝。

 

基于神圣与坚定的契约精神,犹太商人可与全世界各种族的人进行交易,犹太商人并凭着神圣与坚定的契约精神无往不胜。相比之下,中国传统文化虽然也重视诚信,但却是基于人本主义的诚实守信,至今仍缺乏神圣且坚定的契约精神。

 

《山西经济日报》曾刊发过一篇题为《抱愧晋商》的文章,作者说:“我们不难看出信仰文化之于商业、之于市场经济的作用。从这个意义上再来审视明清晋商后代的堕落之现象,也就不难解读了。市场、金钱始终应该是表面的浅层的,而更深层的处于支配地位的则是文化或是信仰。什么时候舍本逐末,都必将不能长久。明清晋商持续五百年辉煌的深层文化背景是置信、义于利之上,而晋商的衰落首先是文化的衰落,是信仰的丧失,这是根本。”

 

相比于自愿缔约并守约的契约精神与契约传统,几千年儒家学说更多强调的其实是服从精神与服从传统。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要求是下面的服从上面的,是单方面的义务,并非平等自愿的缔约与守约。所以这不是契约,而是秩序、礼制。

 

b.       法理精神

 

旧约《圣经》“出埃记”记载了上帝将律法写在两块石板上,令摩西传于以色列人世代遵行的故事。这便是希伯来-基督教法理精神的起源,也是西方法制观念的源头。

 

《律法书》(《旧约》的组成部分)通过诸多轶事和寓言明确传达了一种观念:违约者必遭报应。这种重立约、重守约的契约精神成为中世纪以后西方社会契约论的重要思想来源,直接推动了西方“法治”观念的确立、“独立法”的发展、乃至契约法和证据法的完善。

 

c.       平等观念

 

人人平等的观念,并非是来自于社会关系自然演化的产物。真正将人的尊严和地位举到最高、并引向平等的是《圣经》。

 

基督文化对于人权的尊重,是来自于《圣经》创世纪的记载。人是上帝的“特殊创造”——这个创造不同于其它任何的创造:上帝乃是照他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也正因为人禀赋了上帝的形象,所以每个人均有其神圣、独特、平等的价值,这个价值是上帝赋予的(即“天赋”),是任何人没有权力剥夺的,也是独立且外在于他的教育、经济、相貌、种族的。这种人的绝对价值的观念为后世的民主信念、人权信念提供了形而上学的最有力的依据。后而进一步强调人人在律法和契约面前平等,都必须同等地接受律法和契约的约束。

 

在新约中,保罗进一步阐述了人人平等的观念:

“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耶稣那里都归于一了。”

是的,基督已经为每一个人付上了生命的代价,要将每一个人从罪恶中买赎回来,一个被上帝接纳的人,谁有资格轻视呢?

 

当圣经的契约精神与中华传统文化相遇时,必然产生出超越利益、超越人本的神圣、坚固的诚信精神。当中国的法律找到其神圣性的根基,当人人得回在上帝面前真正的尊严时,中国社会完全可能重建其道德的根基,一如重修诚信的万里城墙。

 

③.   从仰望星空到构建中国人的新希望

 

温家宝总理还讲到我们的民族需要仰望星空:如果一个民族只是脚踏实地是没有希望的,一个民族还要仰望星空,只有仰望星空的民族才有未来和希望。

 

中国人民是个苦难深重的民族。但希望也总是属于经历苦难的人民,因为人民在苦难中,会将美好的期盼寄托于更美好的一个理想,一个信念。无论是共产主义理想,还是实现四个现代化,都曾激励广大的中国人民焕发出无限的动力和激情。但今天,就连“改革共识”也已破裂,我们还能靠什么来凝聚和激励人民呢?

 

圣经认为,共同的理想和希望是至关重要的,“没有了理想和希望(异象),人民就会迷失”。然而,在当今中国社会,当曾经的理想再也不能指引人民方向的时候,又该如何重建共同的理想与希望呢?

 

其实,共产主义理想与基督徒的天国期盼是有诸多相似之处的。共产主义理想毫无疑问是美好的:在那时,阶级消除了,贫穷消除了,人人得到最完美的发展,人人都能实现人的价值和尊严。而基督徒所盼望的天国来临之时,死亡将被彻底征服,世界上将不再有罪恶,不再有剥削和不公义;上帝将与人同住,他的公义如日头显现;不再有疾病,不再有哭泣… 人与上帝,人与人,人与自然,都将恢复完美的和谐。

 

“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21:3-4

 

那么,共产主义理想与基督徒理想二者之间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

 

·         基督徒期盼的“上帝之国”,是上帝自己带来的国度,是上帝执掌王权的国度,是因顺服他权柄而临在的国,而不是人靠一己之力奋斗而来的国。

·         基督徒更强调人之罪性,人需要救赎,没有个体的救赎,即使有一个美好的国度降临,也会因人的罪而被玷污,人性的私欲和罪性将使人间理想变得遥不可及。就像保罗在圣经中所讲的:“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马书7:18-19,24)。

 

当中国人肯仰望上帝的国、仰望他的救赎、仰望他的公义,切切期盼他的国降临时,中国人就开始真正进入一个“仰望星空”的新时代,而中国人在对永恒天国的盼望中,原来的“短期化行为”将被大大克服,转而变得更信实、更有节制,更有美好的道德。我们民族的新希望以及民族的重生将由此展开。

 

 

结语:

     

圣经说:“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一切的行为和文明成果不过是外在表现,最终却都是从心发出的。一切的变革最终起决定作用的将是生命的变革。任何一场伟大的变革,如果没有生命的变革,没有伦理、价值观乃至信仰的变革,只是表面上的变革,那是很危险的,往往行之不远。就像巴列维所推进的伊朗现代化,最终发现原来是在沙滩上建大楼。生命的改变意味着品格的改变,而品格恰是所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基石。如果中国人非要建五十层的大楼,地基的基础却只能建五层,最终结果一定是崩溃。

 

幸运的是,中国现在所进行的并不止是经济改革或其他改革,而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有十字架的变革”,它必将吸纳基督教文明的果实,进而支撑中国历史上新的大国崛起以及又一次伟大的复兴。

 

愿上帝祝福中国,愿上帝藉着中国祝福世界!愿中国成为真正的神州,成为荣耀上帝的新的山上之城!

    

  评论这张
 
阅读(12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