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晓的博客

中国体改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日志

 
 

从“堆沙效应”看温州跑路  

2011-11-01 20:0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堆沙效应”看温州跑路

                                 【作者:赵晓  李慧忠】

楔子

     什么是堆沙效应?如果你一粒一粒地把沙粒推起来,直到能垒起大约像拳头大小的沙堆,你怎么才能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小小的金字塔会突然倒塌。沙滩慢慢地越堆越高,也就变得越来越陡峭,最后沙粒一定会滑下来。我们能预期什么时候会发生这种情况吗?问题很简单,但回答起来极其困难!系统的运行是一个复杂的动态的过程,从一个短暂平衡到临界态,越过临界态,平衡即被打破。

     面对楼市的调控、货币的紧缩、物价的打压等一系列问题,关键的问题不是方向性的问题,而是“度”的拿捏。原本正确的方向,在坚持到一定程度后,随着经济形势的逆转便可能发生毁灭性的错误,犹如最后一粒落地的沙粒使得整个沙堆倒塌!

压房价与保增长的平衡点

     温州跑路问题出现的大背景是楼市调控,而楼市调控的大背景是房价高企、民怨沸腾,民怨沸腾的背后是社会的不稳定因子增加,而在2012年十八大换届之年显然是不合时宜的。但经济急速下滑十八大也同样开不好,如何在压房价与保增长之间寻求有效的平衡便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

     从最新统计局公布的宏观数据来看9月份CPI为6.1%,自7月份的峰值以来已实现连续两个月下降;2011年第三季度的GDP为9.1%,同比增速较二季度回落0.4%。再考虑到调控效果的滞后效应,CPI见顶回落后宏观政策应进入政策效果观察期,而不是一味的加药。经济增长放慢,物价增长也放慢。应该说中国经济在朝着软着陆的方向走。原来大家最担心的2009年后放出天量货币可能导致的恶性通胀现在来看不会出现,而经济过热亦不用担心。现在需要稍稍考虑的一点是,紧缩不要紧过头,不要重蹈08年的教训。如果继续保持紧缩的调控政策,预计第四季度末GDP增速将破9%、2012年第一季度末将破8%,那个时候如果再想回调,最好的机会可能已经错过,甚至可能已没有机会!

     当然,如果楼市调控在关键时期松动,势必迎来报复性反弹。所以这一轮调控中央的态度空前坚决,10月11日中午佛山出台宽限政策后,当晚23点左右又紧急叫停。其实楼市调控的矛头并非是彻底压垮房地产行业,而是挤掉炒楼的毒瘤,对于那些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而带来的真实住房需求应该是鼓励的。所以下一步可通过利率等市场化手段对于首次置业的购房人给予一定的倾斜。

     从宏观政策转换时点来看,主要有三个重要时间节点:本年年底前、明年4月以及十八大之后;从调控方式来看,主要有两种:微调和剧调,早调则微调,晚调则剧调。

温州人该做什么

     再回到温州跑路问题,温州跑路问题的表象原因是投机逐取暴利使得温州商人偏离了发家时的实体经济,转而投资房地产等暴利行业,并且有一些还渐渐沾染上了赌博等恶习。深层原因是中国式的金融抑制,也就是金融改革的不彻底,金融业垄断而衍生出来的资金价格双轨制等问题。这些都不是本文论述的重点,笔者更关心温州人该做什么?与鄂尔多斯这样的资源型城市不同,温州是一个一无所有、唯信用至上的社会资本的中国商业城市。而目前来看,温州的根基——“信用”发生了动摇。

不妨我们回顾一下温州发展的几个片段:

     上世纪80年代温州人推崇的是“四千精神”,即走遍千山万水、历尽千辛万苦、说了千言万语、想出千方百计;90年代为“四自精神”,即自力更生、自担风险、自强不息、自求发展。以温州大虎打火机公司为例,董事长周大虎1992年以5000元下岗工人安置费起步,创办工厂生产打火机,两口子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义无反顾打拼天下,到1997年获中国最强打火机企业称号。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温州精髓!

这期间温州也出过信用问题,上世纪80年代温州鞋成为温州人和温州经济阶段性的代名词,那时温州鞋企业已经发展到了6000余家。部分技术落后、工艺水平地下的温州企业试图在邪道上一夜暴富,大量假冒伪劣的“星期鞋”、“晨昏鞋”进入市场。信用的沦丧使得温州商人在市场中的口碑极差,根基的丧失使得温州人到处碰壁。1987年8月8日在杭州市中心的武林广场5000多双温州劣质鞋皮鞋被熊熊大火吞噬,这个火深深的灼伤了温州人的神经。

     再回顾一下韩国的危机处理方式: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几乎所有东亚国家的经济受到重创,唯有韩国半年之内就进入复苏通道。而这背后的力量是:在民间团体的发动下,韩国全民自觉的捐献金银首饰帮助国家度过难关。这也是韩国民众赢得世界尊重的重要原因!

     对于温州跑路问题,一部分人以落井下石的口吻说温州当前的困境正是温州人咎由自取过度投机楼市的恶果,坚决反对政府救市;另一部分人担心由于温州高利贷链条断裂,引发连锁反应,即其他地区也发生民间借贷的信用问题,进而冲击金融业的整体稳定。因此主张政府救温州。

     如何正确认知这一问题?一方面,信用作为温州经济大厦的基石。基石的破坏意味着大厦有整体垮塌的风险。政府可通过信用输入等手段稳定金融形势,一者可以防止温州问题自身进一步恶化,二者可防止高利贷问题向全国蔓延;另一方面,温州跑路问题真正的解决之道在于重建信用、重树形象,这才是治本之策!这需要温州商人的大智大勇,来一场类似当年武林门烧鞋的标志性事件!

政府需正视民间资本问题

     随着中国“货币脱媒”现象的深化,民间资本在经济运行体系中的影响越来越大。从民间资本的拥有者来看,有相当部分是中小企业主。他们基本上分享了改革开放以来的制度红利,也深知过度投机所面临的极高风险。部分资金量级较大的民间富豪其实对资金安全性的考虑远高于收益性,我们称这部分资金为“安全性资本”。

     其实商业机构对民间资本的嗅觉远高于政府。目前许多商业组织把目光聚焦在民间资本身上,他们被称为“高净值人群”。包括银行的私人银行部、信托公司、基金公司,尤其是第三方理财机构。正是由于民间资本有如此强大的需求,才演绎出如此多的理财服务。

     而从国家层面一直没有正视这股力量。部分原因是由于他们是对当前金融垄断冲击较大的“体制外力量”。没有合理的疏导便演化出楼市投机、高利贷泛滥、大豆等农产品投机、药材投机等异象。当前对民间资本更多是“堵”的态度,通过限购令把民间资本堵在楼市之外。而更明智的方法是疏导,通过组建合理的投资渠道,使这批钱真正的沉淀下来。什么是合理的投资渠道?即与民生不是息息相关的投资标的,不是像住宅、农产品等这样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消费品。中国人对不动产投资有着固有的偏好,这种几千年形成的偏好不可能仅仅由于限购令而发生根本性的逆转。从产品属性而来,商业地产既不与民生息息相关,又迎合不动产投资偏好。但商业地产的核心在于运营能力,脱离了运营能力其很难真正激活。同时,商业地产的投资门槛较好,一般资金量级在1000万以上。而目前市场中有大量从住宅市场挤出的1000万以下的投资客。从这个角度分析,把真正有运营能力的核心地段的商业地产证券化便有了广大的市场需求。其实今年年中李嘉诚在香港发行的“汇贤产业信托基金”便是一种尝试。

结束语

     随着中国改革的深入,宏观经济运行体系的复杂性也在不断升级。正如开篇所提到的堆沙效应,不要试图去无限靠近压垮沙堆的最后一粒。

 

 

(作者系北京科技大学教授赵晓、高和投资金融分析师李慧忠)

(文章为初稿,后期可能修改。而且本文尚未发表,转载须经同意。联系人李慧忠lihuizhong2004@sina.com)

  评论这张
 
阅读(34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