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晓的博客

中国体改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日志

 
 

zt 陕北:民间资本新沃土  

2011-06-20 10:3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陕北:民间资本新沃土

(文章来源:苏鑫--高和投资,供参考)

     

     大柳塔距康巴什仅半小时车程,但这里的气候明显偏暖,绿树明显增多。这几乎是一个围绕中国最大的能源集团——神华集团兴起的小镇。围绕已经干涸的河床是绵延至远方一眼望不到边的露天煤矿。沿河床颠簸的县道向西便是神府煤田——世界八大煤田之一。煤炭预测储量达到2800亿吨,天然气预测储量达5万亿立方米,是迄今我国陆上探明最大整装气田的核心部分。此外,还有约6万亿吨的岩盐,约占全国已探明总量的26%,以及6亿吨石油。

 

     从外表上看,在行政规划上隶属于陕西的榆林,还是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区域。没有像鄂尔多斯一样宽敞的高速公路,更没有康巴什一样宏伟现代的城市建设。榆林下属的两个百强县神木与府谷看上去仍是嘈杂而有些破落的小县城,跟中国其他地区的普通县城没有什么两样。但实际上,其资产过亿的富豪人数并不比鄂尔多斯少。神木是全国排名第44位的百强县。而府谷在百强县中排名第91位。

 

     不久以前,神木在全民医疗上的一个创举,令其成为全国关注焦点,即凡神木县籍人口,均可享受每年30万元以内的免费医疗,短短五年时间,煤炭令原本一穷二白的陕北仿佛一夜间跨入共产主义社会。这当然只是一个表象,或是外界对此的揶揄。2007年,当北京某些高档楼盘首次发现,居然有来自不知名的陕北客户,斥资数千万购置豪宅或写字楼的时候,大多数北京人对陕北的了解可能还停留在高亢嘹亮的民歌和头戴白巾赶车放羊的老乡那个阶段。

 

     如今,北京的房地产销售精英把随煤层脉络不断扩展的客户线戏称为李四光财富线,而随着这条李四光财富线绵延下来,则是中国民间资本的最新沃土——陕北。

 

     据榆林市政府工作报告数据显示,2010年,榆林完成生产总值1756.67亿元,增长18.3%。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达到1105.46亿元,增长30%。财政总收入达到400亿元,增长33.3%。能源产业强势崛起,无疑是榆林快速发展的主要动力。2010年,榆林原煤产量达到2.57亿吨,原油983万吨,天然气110亿立方米。能源折合油气当量,占全国比例达到6.68%2011年,榆林市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是,地区生产总值增长14%,达到2100亿元。财政总收入增长25%,达到500亿元。其财政收入紧追鄂尔多斯。

 

     榆林快速发展最重要的动力来自神木与府谷两大产煤重镇。

 

     神木总人口达39万人,总面积7635平方公里。共辖145乡。其储煤面积4500平方公里,占总面积2/3,储量达到500亿吨。其煤层不仅地质构造简单,埋藏浅,易开采,而且煤质优良。

 

     府谷最早实际与神木为同一区域,原名神府县,后独立为府谷县。其煤炭储藏面积仅为神木1/4,为950平方公里。但其探明储量达到200亿吨,是神木的2/5。其中侏罗纪煤占150亿吨,煤炭质量极高,且与神木相似,皆宜于露天平峒开采。

 

     尽管,无论从煤炭产量还是财政收入,神木与府谷都在不断追赶与其为邻的鄂尔多斯的步伐,但在城市建设,房地产开发方面,却显得远远滞后。这当然有地方政府执政理念不同的主观因素,但客观上,也源自神木、府谷地处山区,可开发土地面积原本有限。

 

     GDP的快速发展和稀缺的建设用地资源,造成神木府谷房价地价,近两年均出现快速上涨。

 

     如2010年,府谷土地最高价已至1600万元/亩,折合楼面价格已近万元。神木土地价格也进阶800万元/亩。府谷沿黄河居民住宅价格已超过1万元/平米,普通新建商品房价格也均在5000/平米以上,2010年神木许多新建商品房价格则上涨了2倍。

 

     自2007年,神木开始启动新城建设,提出“一城两区三大组团”旧城改造及新城建设计划。新城建设重点围绕大柳塔、电塔和禁戒三大产业重任。并在紧邻神木老城区畔建设以神木新村为核心的新城区。目前新村建设已初具规模,规划将建成4个五星级及超五星级酒店。总面积达到11.3平方公里,令城镇化率超过80%

 

     尽管如此,城市改造的相对滞后,和有限的房地产供应量仍旧造成大量闲置资本开始涌向西安、北京,甚至自然条件更为恶劣的鄂尔多斯楼市。

 

     与中国一般小县城不同,神木与府谷最繁华的街道两侧密布的不是小型超市或者小发廊之类的小商业,而是鳞次栉比的投资公司。在神木县城最主要的街道密布着50多家银行及上千家挂牌和未挂牌的投资公司。正是这些机构构成了陕北独特的民间金融系统。

 

     如此众多的投资公司令神木县与府谷县主要街道出现一铺难求、一铺万金的现象。其商铺租金售价已逼近北京繁华街道。如神木县写字楼售价均在1万元/平米以上。写字楼底商售价则近3万元/平米。写字楼和商铺的主要需求均来自民间金融机构。而此类开门即客式的经营方式在如今的鄂尔多斯十分罕见。证明陕北民间金融系统还处在初步发展阶段。尽管繁荣但并未出现整合。由于当地房地产开发欠发达。民间借贷的循环往来亦较为简约。资金主要来自煤炭行业。而借贷方向亦集中在新兴煤矿及煤矿产业升级。

 

     与鄂尔多斯相近,发达的民间金融系统对当地银行储蓄形成较大冲击。如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存款额在200亿元以上,其他各大银行存款总额也在200多亿元。民间金融机构保守估计沉淀资金可与前者三分天下。甚至超出银行规模。保守估计,神木县资产过亿元富豪人数可达2000人左右。府谷县亦与此水平相当。榆林地区所有资产过亿富豪人数可能并不亚于鄂尔多斯。而据保守估计,鄂尔多斯这个数值已超过7000人。

 

     但陕北地区资产在千万以上的投资者,数量却远不及鄂尔多斯。鄂尔多斯资产千万的投资者数量达到几万人之多。其主要原因是由于鄂尔多斯近年来通过大规模的城市拆迁改造,以高补偿的方式将财富有效的分配到贫民阶层。而陕北显然没有这一渠道。陕北地区的民间资本仍在能源与民间金融机构之间封闭循环。而能够进入这一系统的往往是少数人。这种情形与山西更为相似。

 

     贫富差距的拉大也造成陕北富豪缺乏安全感,在神木、府谷的街道上很难看到像鄂尔多斯那么多的豪车,也没有那么多气派的豪宅。陕北富豪明显低调。

 

     不过,民营资本在经济发展中起到的主流作用,令陕北民间投资依然显得十分活跃。榆林地区民营企业贡献生产总值能在70%以上。预计三年内,民间资本的活跃度仍将相当高。陕北如今正向五年前的山西或者三年前的鄂尔多斯一样,成为中国最活跃的民间投资市场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43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