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晓的博客

中国体改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日志

 
 

全面改革需要民主的舆论氛围  

2013-01-12 10:19:57|  分类: 言论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面改革需要民主的舆论氛围

(赵晓 史贵存)

 

    十八大后,“改革”成为热点话题。上至中央高层、新一届领导集体多次释放改革信号:提出“改革红利说”,南巡广东意味深长,强调“改革开放永无止境”;下至学者民众、普通百姓为重启改革大声疾呼,借助报刊、微博等媒体,表达对改革的设想、期望。从社会各界的种种迹象来看,中国改革正在重新回热。   

    不过,在我们重新祈盼改革春天的时候,严冬的寒意仍没有过去。近日,在《南方周末》编采人员群起反对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强行更改该刊“新年献词”的同时,北方的民间政史月刊《炎黄春秋》1月4日也传来网站被关闭的消息。这两家媒体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敢于讲真话、敢于揭露丑恶,由此也得到很多读者的支持。两家媒体同为改革献言而被封口,引发了人们对中国改革前景是光明还是暗淡的思考,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而就在4日,全国宣传部长会议指出,十八大对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提出新的更高要求,要深入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宣传教育,引导全党全社会进一步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为实现“中国梦”而奋斗。如果把以上事件联系起来看,也许能得出两家媒体被“禁言”的背后逻辑:在长期一贯“维稳”的基本思维下,两家媒体与全党宣传工作提倡的“道路、理论、制度”不相和,甚至涉及到了一些“敏感”话题。不过,稍经推敲就能发现,以上“逻辑”是站不住脚的。

    首先,这种“稳定压倒一切”,甚至决定进退取舍的思维,正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质疑。过去20年,我们对不稳定状况估计得过分严重,以至于“维稳”成为政府工作的中心原则,也成为一些利益集团固守既得利益、逃避改革的借口。他们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怕这怕那、趑趄不前,甚至将问题矛盾击鼓传花,最终引发更多矛盾、酿成更大危机。消极的“维稳”思想可以说是从“阶级斗争为纲”开始的,在那个时期,连经济建设都要为所谓的“秩序”、“稳定”让路。这种思维逻辑早该破除,因为人民大众本不应该成为“维稳”的对象(恐怖分子才是),岂不知“稳定”正是全体人民创造出来的,一味地压制民声、民怨,必然会导致更大的不稳定。

     其次,既然有三个“政治自信”,那就更不应该回避一些不同的声音,而应该自信地听取。笔者认为,政治是大家集体生活所需的一种组织形式和自治形式,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爱,过幸福的生活才是政治的核心。所以,政治生活应该是喜闻乐见,而不是讳莫如深,其本身也要宽容充满爱。它不应该是个危险品,而应该是我们每日茶余饭后的甜点。这正如昂山素季所说:“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民主政治,一个有着同情心和爱心的民主政治。我们不应羞于在政治上谈论同情和爱心,同情和爱的价值应该成为政治的一部份,因为正义需要宽容来缓和。政治关乎每个人的切身利益,连买菜做饭都和政治有关。” 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大众媒体通过发表一些主张观点,为改革进言献智本无可厚非。况且我国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也受到《宪法》第三十五条的保护。

     最后,全中华儿女的“中国梦”应该是同一个梦想,任何人都有平等的权利来做这个梦,而且有权利把自己的“中国梦”说出来与大家分享。这个梦想比执政党的政治理想要大,它是关乎每一个中国人的,具有明显的公义色彩和普世价值。“中国梦”这一执政理念的提出,一定程度上借鉴了“美国梦”内涵:在“平等、自由、民主”之下,任何人享有同样的机会,都能通过自身的才智和努力获得成功。最早的“美国梦”起源于清教徒的建国理念,他们在共同的基督信仰下,尊重个体的生命作为整个国家的价值核心,表现为个人生命权高于一切并严格受《宪法》的保护。这使得美国在追梦的过程中,每一个公民都有平等参与的权利。试想,如果一部分人有个“中国梦”,而更多的人连梦想的权利都没有了,那将是多么不平等,多么可悲。

     就在我们寄希望于改革来圆自己“中国梦”的时候,这两家敢于说真话、敢于做“中国梦”的媒体因为谈了下“宪政”等话题,而被无情封口。毫无疑问,这是对我国公民、媒体言论出版自由的压制,是在与改革实践背道而驰。试问,没有“改革声音”的广播,哪来改革实际的推进?30多年前,正是“皇甫平系列评论”准确传播了邓小平“不改革,只有死路一条”的改革之意,针对时弊,引发了一场思想交锋。评论在对一些关键问题(例如,改革“姓资还是姓社”)的回答上,起到了拨乱反正、凝聚共识的作用。 

    如今,重启改革所面临的压力并不亚于当年:彼时有东欧剧变,而今有经济危机;彼时有消极势力反对,而今有利益集团阻挠。于此同时,我们还缺乏改革的动力和权威,改革面临全面改革的挑战。过去中国改革的启动,有邓小平这样的权威领袖,但邓小平也只是启动了经济体制改革,而现在中国已不复有邓小平的权威,而既得利益集团、新的权贵集团对于改革的阻力比任何时候都大,同时我们还面临包括政治体制改革在内的全面改革的压力,这使得新的改革比当初的改革要难很多。经济改革的左腿往前迈了三十年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右腿基本上还没有动,人已经走不动了。可以说,当前政治体制改革的难度相比当初的经济体制改革要难一百倍,但今天改革的动力和权威可能只有邓小平时候的1%,改革的困境可见一斑。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事实上已经进入到“3G”时代,这就是改革、文革、革命在赛跑,而改革显然是更符合最广大人民利益的选择。达成这个共识后,我们要鼓励更多的人为改革进言献智。执政者更不能叶公好龙,应该保障公民“自由言论”的权利,努力做到从谏如流。这是改革主体回归人民,扩大党内民主、实现社会民主所必须迈出的第一步。不仅如此,这对于全面改革,特别是对政治及社会领域的改革意义重大。为全面改革营造民主的舆论氛围,政府急需要从不删帖、不禁言,消除报禁、党禁等方面做起,正所谓“宁要微词,不要危机”。

  评论这张
 
阅读(137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