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晓的博客

中国体改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日志

 
 

大家在焦虑什么?  

2013-04-15 20:55:49|  分类: 言论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晓 张娜)
-------------------------------
     近来,各种涨价与排队的媒体报道一再刺激着老百姓敏感的神经。房价跳涨,而“国五条”新政前的二手房交易大厅拥挤的人群却胜过春运。天然气价改的脚步未至,大爷大妈们就已经在银行门前排起了数百米长的“抢气”长队……如此现象,不胜枚举。转眼间,周围弥漫了焦躁不安的情绪。
    《人民论坛》问卷调查中心“中国人当前焦虑状况调查”结果亦显示,80.1%的人经常使用“烦躁”、“压力山大”、“郁闷”、“纠结”来表达心情;74.5%的受访者认为身边70%以上的人会不定期出现焦虑状况;88.9%的人赞同“全民焦虑症”已成当下中国的社会病。由此可见,焦虑已经成了当下社会公众的普遍心理困境。
    大家在焦虑什么?从经济学视角看,焦虑作为一个社会问题,其背后的实质是个体对未来的不确定感。也就是说,人们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件和结果不知道或不完全知道,或者虽然知道可能发生的多种事件和结果,但是不知道或不确切知道其发生的时间和概率。
    中国社会急速的转型和变革,意味着社会整体利益结构的调整,大批社会成员、群体的社会位置和经济位置重新洗牌,人们觉得无章可循,或一时难以适应,从而产生一种对人生和未来生活前景的不踏实感。
    简单来看,人们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可分为收入的不确定性和支出的不确定性。改革开放以来,在打破“大锅饭”,释放劳动者生产力的积极影响下,经济有了飞跃式的增长,但同时也让劳动者失去了原有体制下的安全感。宏观国际环境的变化、经济周期的起伏、微观企业的业绩好坏,甚至老板个人的偏好,都对个体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毕业即失业,对未来收入来源的不确定性,不仅是大学生个人的焦虑,也增加了其背后整个家庭的焦虑。
    此外,收入的不确定性还来源于工资的增长与CPI上涨的关系。当CPI高于工资上涨幅度时,我们的实际购买能力是下降的,因此物价水平的上涨会增加我们对未来收入不确定性的感受,进而预防性动机增强,于是有钱不敢花。可当利率水平又跑不过CPI的时候,钱放在银行也是越来越贬值,手中的钱花也不是,不花也不是,普通民众消费或储蓄进退两难,焦虑不已。
    而支出方面的不确定性更多。楼市十年九调,房价屡调屡高,每一次政策的波动,都牵扯国人敏感的神经。普通的基层劳动者,现在买不起、以后可能更买不起的预期,使得他们只能被动接受现实,居无定所或看不到头的房奴日子,怎能不焦虑?住的问题刚解决,孩子出生、幼儿园抢位、课外辅导、巨额择校费就接踵而来,使得家长无所适从。社会保障的范围虽一再扩展,但仍游离于社保系统之外的老人大有人在,在未富先老的情况下,如何安度晚年,就成了每一个老百姓的担忧。人民论坛焦虑度调查中,“看不起病,养不起老”位居公众最焦虑的个人问题之首,现实中多少人因病返贫,因老累家,的确让民众对未来的生活看不清摸不透。
    近年来,食品安全问题、环境安全问题、财产安全问题层出不穷,经济总量好不容易上去了,经济质量问题又来了。人毕竟是为“生活”而活着,而不是为“活着”而活着。缺少对未来稳定的预期,让每个身处其中的人焦虑迷茫,幸福感自然会大打折扣。
    “全民焦虑”下的社会,必然是一个高风险的社会。焦灼不安,对未来缺乏乐观预期;缺少安全感、幸福感;阶层分化、固化、对立、仇视,人人自危。这些都会动摇社会和谐,因此,削平不确定性,乃当务之急。
    具体而言,笔者以为,可从以下三个方面加以尝试:
    第一,放慢步伐,从追求经济“量”的增长,转变到追求经济“质”的提高上来。“幸福经济学”奠基人伊斯特林的话一语中的:没有经济增长很难有幸福,但有了经济增长也不一定有幸福。时至今日,仍有很多人往往只看到大项目带来的经济效益,却忽视了项目有可能对当地环境和群众生活带来的负面影响。拼劳力、拼环境、拼资源,低消费、高消耗、恶劣环境带来的经济增长,显然都会助推民众的焦虑。
    第二,政府要主动从与民争利的经济建设中退出来,改变目前的地方政府偏公司型治理结构。调整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政府要专注于公共服务的提供,干自己该干的,并干好自己该干的。小政府才会导致大市场,而大政府必然导致小市场。信任市场,尊重市场规律和市场的首创精神,对市场保持一份敬畏。
    第三,努力做好教育、医疗、社保、养老等公共服务的全覆盖,着力平滑民众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政府应当想办法为公众提供合理预期,让公众感觉到有保障,开放公共决策的过程,鼓励公众参与决策。
    实际上,近年来,政府已经开始不断加大对民生领域的投入,相信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深入,必将能有效降低民众对未来就业、房价、教育、医疗、养老等领域的不确定性预期。正视“全民焦虑”,以有质量的经济增长舒缓、抚慰积压已久的焦虑情感,或许,全民焦虑症自然会逐渐消于无形。
(赵晓,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张娜,管理学博士)
  评论这张
 
阅读(483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